在采访中,安琦聊了很多,从十强赛到中国足坛,从0-9到“拉链门”,或怀念或愤懑,或无奈或淡然。我们从当事人口中听到了很多新的解读,和对一个时代的犀利感悟,残酷而致命。

近日,前国门安琦在路边卖樱桃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在很多人还在质疑是不是安琦本人时,前国门自己站了出来说:“是我……”

图片 1

2002年,安琦曾以中国国家队门将的身份参加了中国唯一一次的世界杯征程,之后几年淡出足球圈。

【翩翩少年,见证历史】

图片 2网友拍到了疑似前国门安琦卖樱桃的图。截屏图

10月中旬的大连已是凉意袭人,可当安琦出现在咖啡馆接受采访时,仍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白T恤,配一条简单的牛仔裤,爽朗地和大家打着招呼。高大魁梧的身板仍隐隐在提醒着我们,他曾是堂堂国足守门员。

如今的安琦已下海经商,卖起了樱桃。作为昔日国门亲自上街卖樱桃,不少球迷还持怀疑态度,安琦则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说:“是我……也没有很惨。如果辛苦可以让家人过得更好,我可以做得更多,还有本人其实也没有那么胖。”

“比赛前一天,我的心都是突突的。”

安琦曾是中国“超白金”一代国青队主力门将,随队在阿根廷世青赛上有出色发挥,后来被米卢招入国家队。2001年,20岁的安琦顶替受伤的江津在世界杯预选赛中完成了国家队的首秀,当时国足客场1比0战胜阿联酋。随后,他又在五里河的出线之战首发出场。

安琦抿了口咖啡,笑着对肆客足球记者坦露了当年的真实感觉。

高大俊朗的安琦迅速成名,球迷们甚至叫他“天使”。这个21岁的幸运儿不仅帮助大连实德拿下了联赛冠军,还代表中国队参加了2002年世界杯,尽管没有登场,但看起来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那是2001年初秋,中国男子国家队在客场1-0战胜阿联酋,年仅20岁的安琦顶替受伤的江津出场,完成了自己在国家队的第一次首发——这时离国足世界杯出线,只剩20天,全国上下都在关注着赛事的进展。这个来自大连的新兵蛋子,就这样“突然”地出现在亿万中国人的视线里。

然而安琦并没有成为球迷们期待的门神,相反在当时的足球环境中,他的职业生涯迅速由盛转衰。

图片 3

2004年,以超白金一代组建的国奥队在预选赛中出局,人们错愕不止的同时,安琦也迅速在职业生涯中沉沦。

身披1号球衣的安琦,替换江津出场

一年后,安琦被大连实德卖给了中甲的大连长波,在当年的中甲首轮中,大连长波0比9不敌长春亚泰。赛后,安琦也成为众矢之的。

十强赛前,米卢将考察良久的安琦和曲波招入了国家队,他们刚踢完世青赛,是那支被称为“超白金一代”的青年军中的佼佼者。

两年前,安琦在接受《肆客足球》采访时,回忆了那场噩梦般的比赛。“那个场地根本没法踢,全结了冰。”安琦笑称,他是换了旅游鞋踢的,裁判都默默同意了。安琦清晰地记得,当时球队并不知道内场场地的情况,而对手穿的是防滑的碎钉鞋,比赛中双方拼抢,一个急停,自己队友就滑到广告牌上去了。

那时的安琦,高大帅气,有神的双眼透着一股英气;那时的国足,势如破竹,高居榜首的战绩背后是一众名将的气吞山河。“虽然一开始很紧张,但开球哨声一响,我心态很快就调整好了。而且整支球队心气很高,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在2005年8月14日,随队前往南京参赛的安琦职业生涯彻底掉入冰窟。一个夜总会的三陪女报警称安琦要在酒店房间强奸自己,安琦在经过十二个小时的询问后,被警方认定“强奸未遂”的事实不成立,并随即离开了南京。

说到这,安琦加重了语气,那种对恢弘往事的回忆,混合着咖啡的淡香味,飘荡在空气中令人迷醉。

即便“拉链门”事件充满吊诡的意味,但安琦的职业生涯已无法扭转崩落的局面。安琦曾一度找回状态,但2008年的十字韧带断裂让他的职业生涯已难以为继,这位身心俱疲的前国门在2010赛季落幕后悄然退役。

图片 4

告别足球生涯后,安琦选择彻底与过去说再见。

20天后,沈阳五里河的出线之夜,赛前首发合影,安琦左手放在吴承瑛肩上,右手搭着身前的马明宇,眼神冷静而沉稳,他已完成了从“跑龙套”到舞台主角的转变,准备好了和老大哥们一起享受胜利。

他远离了足球,和朋友一起做起了樱桃生意。在大连他有着自己的樱桃园,此前也有媒体称,安琦的樱桃园每年的樱桃产量超过10万斤。

那是中国足球最辉煌的日子,也是安琦个人最美好的岁月。翩翩少年一举成名,被无数球迷追捧,“天使”的名号迅速响遍全国。

对于如今自食其力生活的安琦,网友们在遗憾之余也纷纷点赞,“自食其力,靠自己双手劳动生存,总比不劳而获强多了吧!”

“那时候给我写信的女球迷太多了。”安琦笑起来,眼角的皱纹如刀刻一般,起伏的纹路恰似他大起大落的人生——而那年的他,还不会预料到这一切。

图片 5

【世界杯惨败,超白金一代谢幕】

20岁的安琦,像个一头扎进喧嚣街头的小男孩,懵懂而无畏地前行着。“我不知道踢十强赛、打入世界杯意味着什么,对那些附带的东西没有概念。”安琦说。

到了世界杯的赛场,安琦并没有获得出场的机会,老大哥江津牢牢占据着门将的位置。他只是静静地坐在场下,注视着队友们与万乔普、伊尔汗、乃至罗纳尔多等球星对抗。0-2哥斯达黎加、0-3土耳其、0-4巴西,国足输得很彻底,舆论一片哗然,甚至连“假球”一说都开始在江湖流传。

“我觉得球迷有要求是好事,但第一次来到世界杯的赛场,参与才是最重要的,尽力就好。”没有上场,年纪也小,当时的安琦更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那些外国球迷又唱又跳的,不管输赢都玩得很开心,我就很感叹,世界杯就应该是这样嘛!这就应该是一个大Party。”

图片 6

“我们的历史包袱太重了,总喜欢把事情搞得很复杂。”回想起“赢一场、平一场、进一球”的宏大目标以及被淘汰后的嘲笑和责骂,安琦忙不迭地摇头,抛出了一个令在座者都笑出声来的问题:“为什么我们总要搞得像神风敢死队一样呢?非得歃血誓师、不成功则成仁吗?”

15、6年前的纷纷扰扰,从这个年近40、已远离足球圈的男人口中聊起,多了一份沉淀过后的思考,一针见血,不留情面。

在安琦看来,足球场上不可能一直赢,有机会来到最高平台,感受了气氛,看到了差距,就是莫大的收获,“可大家的关注点永远都在坏的事情上面,然后通过这个点,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击破,而不是把不好的东西剔除。”

他越说越激动,过往的种种“可笑”一幕幕地涌现。

“国家队比赛前都是领导开会,不断的开会,关键还不知道他们到底讲了啥。”安琦提高了音量,不由自主地拍了拍桌子,“赛前制造出这么大的压力,不拿下比赛就是失败,自己就把自己给压垮了。运动员参加比赛就有输赢,为什么就不能失败呢?”

图片 7

2004年3月,以超白金一代为核心组建的国奥队,在奥运会预选赛第一轮客场0-1输给了强敌韩国,回忆起赛后的情形,安琦满脸都写满了困惑和无语:“没记错的话,开了三个多小时的会。”

“先是集体讨论,然后再是分组讨论,每个人都得发言,就是要找出‘问题’!”

在安琦眼里,这样的会议只会加深失败的印记,不断地提醒着队员们“失败”、“失败”、“失败”,弄得所有人都极度心理疲劳,“我们需要的恰恰是平缓心绪,是忘掉这些不开心的事情,这只是第一场比赛而已。”

折腾过后,是一地鸡毛。那支被“寄予厚望”的国奥队,最终倒在了预选赛中,也标志着以曲波、徐亮、安琦等人为代表的“超白金一代”的谢幕。

安琦说,这次失利对大家的打击很大,“足球,只是一个运动。”当他终于一吐为快,这一句显得分外无奈。

图片 8

【0比9】

奥预赛结束后并没有调整期,队员们马不停蹄地投入到了联赛的征程中,再加上充斥着责难的舆论氛围,小伙子们的身体和心理都极度疲惫。迟迟找不到状态的安琦,在大连实德队表现得并不尽如人意。

而这时的中超,恰好碰到一个最混乱的时期,由北京国安发起、以大连实德为核心的“中超G7革命”爆发,黑哨、罢赛、扣分……黑夜中的中国足球陷入电闪雷鸣,让每个人都惶惶不安,“那时候环境很乱,很难沉下心去好好踢球,时也命也。”

2005年,脸面尽失的中超联赛没有了赞助商。足协断了财源,“刺头”大连实德也开始缩减开支,王鹏、张耀坤、安琦等功勋旧臣都被送走,而安琦更是“下嫁”到了中甲的大连长波,引来外界一片唏嘘。

中国有句老话,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很快,安琦就又“火”了一把。

图片 9

2005年3月5号的中甲第一轮,大连长波客场0比9惨负于长春亚泰,一次次从自家球门里往外捡球的,正是初来乍到的安琦。

今天在网上随便搜一下,仍能找到大量关于这场比赛的报道和评论,骇人的失球数冷冰冰地摆在那,在很多人看来,那一刻的安琦已从昔日的“天使”彻底堕落到了凡间。

可当肆客足球记者问到这次事件给他造成了多大打击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没什么打击,就想问问这场比赛公不公平。

“那个场地根本没法踢,全结了冰。”安琦笑称,他是换了旅游鞋踢的,裁判都默默同意了。

3月的长春还是天寒地坼,大连长波队踩场时是被安排到外场去适应,“外场的情况没问题,而内场的情况我们一概不知,进去比赛时发现还结着冰呢,全都看傻了。”

图片 10

从图片可看到,长春亚泰(红)穿的是防滑碎钉鞋

当时安琦就跟主教练黄向东说,这球踢不了,一踢就花了,何况实力上本来就有差距。但因为俱乐部没有指示,球队只能硬着头皮同意开球——安琦清晰地记得,对手穿的是防滑的碎钉鞋,比赛中双方拼抢,一个急停,自己队友就滑到广告牌上去了。

安琦摊手苦笑,整场比赛对方将近30脚射门,进9个算少了。说到这,他激动地抛出一连串质问:“这种场地条件,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需不需要择日再赛?公平性谁来管?”

赛后回到家里的安琦,已处于崩溃边缘,一天之内,有十几个媒体记者的电话打了过来,“我就说,你们去看录像吧,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值得玩味的是,网络上已找不到关于那场比赛的任何影像资料。

安琦说,赛后球队内部并没有责怪他,清楚这跟他没关系,“但媒体最终把问题都推到了我身上,我就奇怪了,这跟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对于安琦来说,媒体这两个字仿佛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伴随着他的整个职业生涯。

图片 11

【拉链门】

同样是那一年,发生的另一场风波让安琦彻底“坠入谷底”。

2005年8月14号凌晨的南京市鼓楼派出所,突然接到一位张姓女子的报警电话,声称有人要强奸她。迅速赶到的警察在宾馆房间里找到安琦,并以涉嫌强奸罪将其带走调查。在经过十二个小时的询问后,警方认定安琦“强奸未遂”的事实不成立,后者当天晚上就离开了南京。

一个来自夜总会的风尘女子,赤身裸体地出现在著名球星的房间中,再加上“强奸”如此敏感的字眼,一时间事件轰动了全国。那是安琦至今也没有甩掉的人生污点,更是一场舆论的狂欢。

而不了了之的结局,则让这出闹剧变得极为吊诡。

回想起当时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安琦平静地说,中国人要毁掉一个人,一定要找一个道德问题,“杀人诛心,有人想把我推下万丈深渊。”

图片 12

他回忆着,抠出他认为很“蹊跷”的细节——当天早上6点钟,居然就有记者到了派出所,而当一个坐在警局办公椅上的人突然盘问起他时,来了一个警察将安琦拉走了,边走边说:“你别理他,不是我们的人。”原来那是个来套话的人,哪里来的,没人知道。

“这个事情(强奸)如果是真的,我能当天就被放出来吗?强奸未遂也是重罪,至少得判个几年吧。”

真真假假,如一团迷雾。他说,自己心里明白就行,有的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随它去吧。

当一切都已随风飘远,当嘈杂的生活归于平静,安琦释然地坐在我们面前,幽幽地念出一段诗经里的名句,“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图片 13

【这里面的游戏规则,我玩不明白】

生活中有一句至理名言,性格决定命运。于安琦,也是如此。

21岁征战世界杯,成为中超霸主大连实德的主力门将,帅气的形象更是令球迷为之疯狂,他就这样走上了人生巅峰,太快,快得有点发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