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军训间歇中,很多学生感到体力不支

 

十八中高中学生在延庆龙庆峡军训基地军训,正在练习行列式表演。

军训日子有些不适应

学生感言

对于北控男篮球员而言,除了个别球员如张翌星等外,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参加军训。而在这几天军训的日子里,他们也感受着明显的不适应:首先是军训的作息时间就是早睡早起,早上6点多起床,晚上9点半熄灯,这可绝非球员们平时训练、比赛的时间节奏。“以前可没这么早就睡过。”球员腾贺麒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刚来军训时,真是不适应,晚上熄灯了,躺在床上干瞪眼,睡不着。”

今天一见教官觉得怎么这么凶,挺烦人的。晚上躺在床上,教官进门提醒我们:“晚上都把被子盖好了,无论叠得多好,都要把被子盖好。我晚上检查,如果谁没盖被子,你就完了。”刚听完教官说这些话,我们都哄堂大笑。但事后想想,教官也辛苦一天了,还得晚上起夜看我们盖没盖被子,顿时觉得教官也没那么烦人了。—北京宏志中学高一(1)班周子斌

其次是一旦进入军训节奏后,就要开始远离手机的日子,这也让球员们感到不自在。在军训中,球员们白天都要将手机、平板电脑等上交,只有到了晚上教官才将这些东西给队员们,但球员们用手机的时间最多也就半个小时左右。对于这一点球员李雪松说:“真是不适应啊,尤其是我还有孩子,每天能用手机的时候,总是与家人有说不完的话。”

学校说法

最后就是球员们的军训内容与平时他们训练时有很大不同。在上午一般是站军姿等军训内容,一站就要20分钟左右,这可苦了平时习惯动的球员们,“只能坚持啊,克服困难。”李雪松对北青报记者说。

我们的校园文化,是把爱国放在首位的。学校希望通过教育教学活动,能够体现出来我们应该怎么去爱国,军训就是这样一个支点。
—北京十八中德育主任丁长林

军训也有快乐的感受

“立正!”“稍息!”“向右看齐……”距9月1日开学还有不足半个月,中学又开启了新一轮的新生军训。

军训不只有苦的滋味,还有很多快乐的感受:因为这次是在消防中队中军训,军训内容与形式还是很丰富的,比如队员们学会了如何快速地将救火用的水管连接在一起等。别小看这个事情,其实是个技术活儿。再比如球员们还有机会跟消防队一起出火警,这种体验可不是想有就有的。腾贺麒就眉飞色舞地向北青报记者回忆一次他晚上出火警的经历,“我记得是晚上12点吧,有火警,我们用了最短时间穿好消防服,也就两分钟,然后玩命地奔向消防车。这个时候已经有两辆消防车离开了,我们赶上了第四辆。心想能见识一下真正的如何救火的场面了,但没想到的是等我们到了那边后,火已经扑灭了,但我们过去后还是检查了一下现场,也是很激动的。我们是凌晨1点半回来的,我当时躺在床上好久都睡不着,各种回忆当时情景。”

自1985年开始试点以来,我国学生军训工作已走过29年的发展历程。截至2013年底,全国已有2000多所高等学校、22000多所高级中学开展学生军训工作,每年训练学生1700多万人次,基本实现了国家确定的所有高等学校、高级中学均开展学生军训的目标。

事例还有很多:如叠被子。有过军训经历的人都知道,叠被子是军训的必备“科目”。而北控队这帮球员以前大部分都是早上起来不会怎么将被子叠整齐的,更不要说将被子叠成那种豆腐块儿了,而这令他们刚来军训时就犯了难。一帮大小伙子跟被子较劲,相互学习如何能将被子叠得更好一些。军训几天后,他们在叠被子上已经完成得不错了,以前半个小时叠得还不怎么样,现在十分钟就能成形了。对于北控队这些球员来说,这是一种令他们感到开心的满足感。

2005年起,军训被列为北京市高中生必修课,完成一周左右的军训后,学生就将获得两个高中必修课学分,这也是他们进入高中后最早拿到的学分。

军训没白来

今年是北京高中生必修军训课的第十年,学生军训内容是否有所改变?军训对学生起到什么作用?学生的军营生活是怎样的?记者日前走进军营,实地探访了高中生的军训生活。

刚来军训时,教官就对北控队队员们说:“在军训结束以后,就算是你们能改变身上哪怕只有一点不好的东西,这次军训也是没有白来。”而这段军训结束后,对于这些球员而言,改变的肯定不止“一丁半点”。球队主教练王锡东对北青报记者说:“现在看这些队员更像是一个兵了。”

7月底8月初,北京市各中学陆续启动了高一新生军训。记者了解到,全市范围内的高一新生军训将一直持续到9月份。

这些球员在这段军训的日子里,吃完饭会到池子前将盘子、筷子等,自己洗干净再放到柜子里;他们在进入房间前将鞋整齐地放好在门外;他们会在晚上一起观看新闻联播,进行政治学习等,这些都是他们在之前不太习惯或是不经常做的事情。

  军训情况入学籍档案

李雪松对北青报记者说:“说心里话,刚来时真是有些不太理解这次军训的目的,开始时也有些不适应,但后来在这个集体中我觉得自己发生了一些改变,平时的一些不好习惯也都在减少。我觉得这就是军训对我的改变,而在这次军训中收获的东西或是好的方面,我觉得也会在日后的生活、训练中能令自己受益的。

8月12日中午,在副校长带队下,北京宏志中学的23名教师陪同450名高一、高二学生来到位于昌平的某军事基地,开始为期7天的军训。一进入营地,所有学生全部换上了迷彩短袖T恤、藏蓝色短裤。

学生宿舍内,除了一张桌子就是上下床铺,屋子里没有电视、手机等任何电讯设备。学生进入营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学会叠“豆腐块”被子。

8月14日,门头沟某军事基地也迎来一批高中生—京源学校的120名高一新生将在此进行为期10天的军训,此外还有其他两所学校的高一新生也在这里军训。据京源学校德育处主任王珏介绍,根据基地的容纳量,区里的高一新生将分批分时段进行军训。

也有学校将高中军训安排在八月中下旬。首师大附中和首师大二附中近600名高一新生将在8月24日进驻某军事基地进行为期7天的军训。首师大附中相关负责人介绍,每年学校都会选择在开学前军训,就是为了和开学典礼相衔接。

据了解,自2005年起,北京市教委就将军训列为全市高中生必修课。2007年4月,教育部公布了教育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关于印发《学生军事训练工作规定》的通知。规定明确:普通高等学校、高中阶段学校具有中国内地户籍的学生,应接受学校统一安排的军事训练,军训情况将记入学生学籍档案。

北京市教委表示,实施高中课改后,按照规定学生必须修满144个学分才能高中毕业,军训被纳入高中综合实际课程内容,为高中阶段的必修课程,共两个学分。

一天“累趴”十余女生

周教官已有四年教官经历,这几天他将负责北京宏志中学高一男生的训练。与以往一样,刚到军营的学生给他留下的第一印象是“松松垮垮,懒懒散散”。“学生们在规矩和纪律方面还是有意识的,只是在一些细节方面还不太注意。”他说。

下午2点,周教官和其他教官首先对学生进行了“单兵队列动作”训练—2个小时里,不断重复着立正、稍息、向右看齐三个动作。

训练刚过半,高一(7)班的云心怡就被累得眼冒金星,站也站不稳,中途被老师扶下场地歇息了一会儿。当天,10余个女生因各种原因中途下场进行休息。午饭时分,一位女生因没带饭盆被教官训斥了几句,委屈地哭了起来。“主要是嫌教官语气太硬,声音太高。”北京市宏志中学教育处主任张云霞说,放松了一个暑期的学生,突然面对这种抬头挺胸、站得跟棍儿一样笔直的训练,多数都会产生不适应。

第六天最易打退堂鼓

学生的不适应还表现在对艰苦环境的逃避。8月9日,北京十八中高一新生刚到军训基地,面对清苦的军营生活,两个女生开始打退堂鼓,她们找到学校德育处主任丁长林,称身体不舒服想回家,“我就跟这两个女生做思想工作,我们军训到底是来干什么?我想,如果我们坚持下来了,肯定会有很多的收获。很多时候我们都需要坚持一下。”丁长林说,虽然一些学生会产生不适应,但每年学生的变化也很让人欣慰。他说,去年军训时,到了第六天,因各方面原因大概有十几个学生提出坚持不下来。今年军训,同样是第六天,只有一位女生因身体原因没能坚持军训,但这位女生天天坚持到操场看同学们训练,“她就是要感受这种氛围。”

磨炼意志是主要目的

对于学生军训要达到的目的,各个学校的回答虽不尽相同,但传达的意思都是一致的:主要是锻炼学生的意志品质。

北京十八中高一(1)班杨海波说,暑假期间自己生活很没规律,什么事情都不按点儿来,有时睡到中午才起床,整天浑浑噩噩的感觉。经过一周军训后,自己每天早上6点起床晚上10点睡觉,“感觉自己做事也认真了。”

首师大附中相关负责人表示,军训主要是对学生进行的一种意志品质锻炼,同时对学生进行一种国防教育。“军训几天确实非常苦,磨炼了学生的意志”,王珏表示,学校对学生军训的目的除了要培养学生的纪律性和组织性外,还希望通过军训,增加集体的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