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皮球撞击、球鞋摩擦地板,也听不到亚尼斯的怒吼,球馆里难得空旷静谧。

科研教练:赵杰修(科研所),吴赵昭(西北大学,科研助理)

记者们给他打电话问为什么。

据男篮领队柴文胜在最新的采访中透露,随着可兰白克的报到,目前首批14名球员已经全部集中。第二批报到的参加了总决赛的4名球员中,辽宁的李晓旭和四川的贾诚、王汝恒也都已经就位,郭艾伦则暂时有事还未能报到。因此将有17名球员从北京出发前往海埂集训。

他抬头定睛看着我,“我们也想要有一个更轻松的备战模式,这些说起来都很容易,很美好,但是需要基础。”

各有关省、市体育局训竞处(球类管理中心)、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宣传局文化处、各有关篮球俱乐部:

外聘的数据分析师王欣毅走过来找王教授。每天他都会把通过传感装置监测到的运动数据进行比对分析,并制作一份详实的分析报告提供给体能小组和医疗小组。这份报告也会发送到教练组的微信群里。运动员的运动负荷、体能状态、肌体恢复从过去模糊的“感觉”变成了清晰的图表,柱状图和曲线图里凝固着场上的每一次跳投、变向、急停。

为备战2016年8月5日—21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第31届奥运会,经研究,组建国家男篮教练组,现将有关事宜通知如下:

当下,一支国家运动队如何训练?备战手段有哪些演变进化?教练员如何在一个价值多元的时代凝聚年轻一代的国家意识?万物互联的今天,集训还能够“封闭”吗?带着这些问题,本刊记者走进中国男篮集训地,备受关注的宫鲁鸣主教练迄今还没有拿到他应得的教练员津贴,“以每月7000块的薪水管理着一群百万富翁和千万富翁”。

参加集训人员的往返差旅、食宿费、医疗保险及意外伤害保险费等由篮球中心负担,请各单位接到集训通知后,立即通知相关人员,将集训人员的个人身份证资料、移动电话号码及出发地点,告知篮球中心国保部张隆同志,便于篮球中心统一预定飞机票。

门一直开着,人进进出出。

参加集训人员请到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北公寓报到。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平静?”

医生:罗安民(成都体院),李大鹏(山东),杨理宁(四川,医务助理)

去年亚锦赛备战时,中国男篮赴欧洲拉练,易建联、刘炜等几个老队员自己掏钱升舱,领队心里很过意不去,但也不敢包揽,“联程机票,一个人升舱2万多块,好几个人十几万出去了,这么多钱不好‘想办法’!”

<P 

“洋帅签的是经济合同,把全国最好的人集中到一块儿,能打成什么样就什么样!拿钱走人!我们是要押上政治生命、职业声誉的,培养一批(队员),还要储备一批!”

技术分析:冯利正(浙江),高博(江苏)

里约奥运会将是他第四次参加奥运比赛,“每一次奥运都特别难忘,2004年是第一次参加,2008年是在北京,2012年我做了中国代表团的旗手。这一回,老队员都退了,我带着一帮年轻人去打,充满期待,希望能和年轻队员一起放开打!”

附篮协具体通知:

楼道里除了宫鲁鸣房间门开着,其他房间全都大门紧闭。“现在队里跟以前不一样,一个小孩抱着手机,自己就能在房间闷一天。”李楠笑起来,举起自己手里的手机,“咱们不也是吗?”

体能教练:王卫星(北体大)

队员和助手们回房间之前,整个二楼只有他一个人。他坐在沙发上,开始泡工夫茶,这应该是他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训练场上,无论是亚尼斯在叽哩哇啦地讲战术,还是王卫星教授柔声鼓励小伙子们再做一组拉伸,他永远站在一旁,一分钟也不坐下。

 

王教授仔细看过一遍训练计划,神情严肃,“每次体能训练都是在触摸‘极限’,要最大限度地刺激到锻炼到他们的肌肉,又要确保不出现意外和伤病!”

教练员:崔万军(福建) ,雅尼斯(希腊),李楠(八一), 胡雪峰(江苏),吴庆龙(辽宁,兼国奥队主教练)

“篮球是集体运动,彼此之间需要更多联系,吃饭时抱着手机,回到房间又各人对着各人的手机,场下没任何交流,这不成!”

翻译:郭维盛(上海)

推开宁波北仑训练馆那扇厚重的大门,一个竞技的世界向我们打开,中国篮球作为中国体育赛事改革的先行者,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变化中的体育世界的样本——市场经济与举国体制、职业运动与奥运锦标在此间快速轮转,攻防转换。

一、教练团队人员名单

“很顺!” 刚用热茶洗过的小茶杯散发出普洱的陈香,他示意我闻一下,这气味里仿佛有当年意气风发的回甘。

篮协早在3月31日就发布了男篮集训的通知,共有23名球员分三次报到。本届男篮已于清明后开始集训,但由于主帅问题悬而未决,男篮的训练之前一直由助教李楠等人牵头负责。如今,男篮主帅终于确定,也意味着“宫家军”的奥运备战可以真正开始。

场下没交流可不成

领队:柴文胜(篮球中心)

北仑训练基地距离宁波机场将近一小时车程,宁波飞北京则需要两个小时,运动队从北京跋涉到此,至少需要花费一个大半天儿。但只要住进体育宾馆,领队、教练们就会大松一口气——训练馆在酒店一楼,队伍住在二楼,餐厅就设在二楼顶头,训练、吃饭、休息的三点一线被压缩到最短。

二、报到地点及联系人

“越打越乱,乱得像马戏团!”

联系人:柴文胜,(010)51696025;张隆,(010)51696014。

“报销规定越来越严,反腐没错,管住领导也是对的,可咱们球员这个情况特殊啊!”每次报销,队里都跟财务反复解释,财务也没办法,“不只你们困难,柔道队大级别运动员,人家也只能往经济舱里挤啊!”

体育总局篮球中心

下午的训练有时会持续到将近7点,队员们抱怨集训太苦。

接下来,男篮将在海埂进行约3周的高原集训,然后进行3场热身赛。5月的6、8、10日,男篮将分别在南宁、广州和北京迎战澳大利亚男篮职业联队,那也将是宫鲁鸣留任后率领男篮征战的第1轮热身赛。

他一边说话,一边沏茶,手法娴熟,神情温和,超然的神情和语气总感觉像是说别人的事情。

主教练:宫鲁鸣(篮球中心)

2米大个子怎么塞进经济舱

三、经费及其他

宫鲁鸣提起刚烧开的水壶,微微叹一口气,“是跟过去不一样了,过去教练和队员同吃同住。”想一下,似乎现在也还是同吃同住,“但是彼此之间的关系没那么近了!”

 

宣布退出本届美国国家队的保罗鼓励后辈竞争入围,“我们打凯尔特人,波士顿的球迷会嘘我们。洛杉矶的球迷会猛烈嘘凯尔特人,而关于美国男篮,我始终记得的是,无论在哪里,每个人都会为我们欢呼。 ”

职业联赛打破了锦标主义的封闭,提升了球员的个人价值,运动员个人意识的崛起,俱乐部对自身权益的主张,使得奥运锦标的笼头似乎已经有些套不住职业化这匹烈马。

茶越来越淡,我们的讨论却越来尖锐。宫鲁鸣的立场开放却又务实,“一切都在变化,但必须经历每一个具体的阶段!”

没人想做苦行僧

“少互相抱怨,那不是中国队的风格,韩国队、伊朗队才这么干!诚实一点儿!做动作时尽自己全力!你们是战士,代表中国!”

我翻找当年的新闻,看到那时候篮管中心的新闻稿,“雅典奥运会后,篮球界对中国女篮进行全面总结,总结会上给中国女篮教练组提出了亟待解决的问题。但在女篮集中后的两个月,我们发现,宫鲁鸣对奥运会失利的认识存在欠缺,在和国际接轨、顺利完成2008年奥运会任务方面有差距。”   

队里一个治疗仪坏了,换一个要一万多块,“按照报销规定,我们需要先打报告,层层报批,”领队柴文胜估算了下批复流程,直皱眉头,“等批下来,集训早结束了!”

“宫指导为队员考虑,为大家考虑,我们总是一起‘想办法’,”柴文胜盼望着篮球也能像足球那样进行体制改革,“管办分离,我们就能像个生产单位一样,正常合理地使用经费,推进工作。宫导也能拿到自己的钱了!” “有钱是好事!钱太多,来得太快,也不见得好,弄不好人被钱压坏了!”说话聊天,“想办法”,这些都不耽误宫鲁鸣给大家续茶,“这茶厚,喝一晚上都喝不完!”

易建联现在是球员,也是投资人和创业者。“多些尝试是对自己的丰富,但我的根本还是一个运动员,其他一切都建立在把球打好的前提之上。”

2014年接手中国男篮时,他已经10年没有带队了,哈里斯、尤纳斯、邓华德、扬纳基斯,10年间洋帅们走马换将,去了又来,他都在一旁“好好看”。团队协作、细致分工、信息技术不断升级,洋帅们给中国篮球植入了一个越来越整全的配置,“我带女篮打雅典奥运会时都完全没有‘技术人员’这个概念,那个时候也分析对手,但是非常笼统、极度不精确。后来才意识到我们太封闭,科技的作用太大了,一个NBA球队的技术组就至少7个人,所有比赛录像都细分到帧,对手每个战术都拆分为超链接提供给教练组,一目了然!”

他的嗓子早就喊得沙哑了,没事儿就找队医要几颗金嗓子喉宝,训练时他脾气不好,但是由心而发的激情话语常常让队员们情不自禁地鼓掌,“每天醒来,你的决心,你的能力,你渴望成功、想要变得更强大的欲望都应该立在那里!不要让任何其他的外在的东西干扰你,想要成为更好的运动员,你就要每天跟你自己,跟所有想要你分心的一切,去斗争!”

体能教练王卫星与宫鲁鸣相识时,俩人都还是小伙子。他赞叹老朋友持续更新的强大学习能力,“现在的竞争是全方位的,想当好主教练,必须具备包容性思维和开放性意识!宫指导会看人,会用人!他也有心胸,战术、体能、技术,他搭好班子就放手让专业人才去发挥,自己统筹全局!”

他鼓励球员有更高的职业追求,带女篮时他放隋菲菲、苗立杰两大主力去美国打WCBA,“我不放她们,她们走不了。想出去没问题,国家需要时回来就好!”

“职业化跟国家队不冲突,主教练能为队员着想,这个事情就会处理好。代表国家队对球员价值有巨大的提升作用。”领队柴文胜特别提到北京热身赛的一个细节,“李根因为从北京转会到新疆,球迷想不通,觉得他见利忘义,联赛他一上场北京球迷就嘘他,这次代表国家队重回五棵松篮球馆,开始也有嘘声。进了几个球之后,球迷就开始给他鼓掌了!”

“做什么都需要一个好心情!”宫鲁鸣打开一包坚果,当作茶点。“竞技体育挑战极限,没有捷径,但是好心情可以增加人的创造性!”

2米多的大个子球员坐飞机,“经济舱都塞不进去,好容易塞进去了,腿都伸不开,下飞机,怎么打球啊!”这是队里多年来一个老大难问题。

自宫鲁鸣接手以来,中国男篮每年集训将近5个月,今年CBA联赛结束后,国家队队员休息了两周,便又匆匆集结。4月和5月在国内集中训练,6月下旬出访欧洲,7月有一系列热身赛,之后飞往美洲赛练结合,8月初入驻里约。

他默默完成了自己篮球认知的系统升级,“我对自己带队很有信心,可是有劲儿使不出来。”

快9点了,茶一直没停。水就放在沙发边上,宫鲁鸣欠身添了好几次水。

他把最后一点茶斟到杯里,“现在一说‘三从(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一大(大运动量)’就有人笑得意味深长,好像这个跟科学训练有冲突,其实这是几代体育人通过实践得出的科学结论,我们做所有的革新,用所有的技术手段,目的就是让三从一大可以有效地持续进行!这就是竞技的奥秘!”

“我其实很少管他们,男孩子管那么紧没必要,你也管不了!”队里规定集训时不能出楼,有特殊事情外出必须请假,“他们肯定有出去的,没跟我请假,我也不管,不影响休息、不耽误训练就行!我跟他们说了,出门别惹事儿,在队里我管你们,出了门社会管你们。”

他把给郭艾伦的那个微笑表情给了我,“着什么急呢?都是早就经历过的,成功也成功过,失败也失败过!”

1994年中国篮球赛事改革启动,1994-1995的八强赛便是CBA职业联赛的雏形。通过市场力量的参与,促进篮球项目发展,提高水平、培养人才,终极目的仍然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举国体制下的“奥运争光计划”。

姚明退役后洋帅、土帅交替换手,中国男篮一路下行,有人劝他出山,参加竞聘。“我跟谁竞去啊!觉得我行就让我带!”他说。

“Tea!”他在宫鲁鸣门口探了探身,做一个端杯喝茶的动作,却并不进来,转身回自己房间了。下午我问过他,是否适应中国式的封闭集训,他说长期离开家人,有时会有很深的孤独感,“但篮球是我热爱的事情,我做着我特别想做的工作,我感觉到我是得到恩赐的,有机会能够在高水平的层次上做教练,非常的感恩,这种动力就打败了其他的事情。”

“他刚归队,体能上自己特别知道加紧恢复,都不用我说练什么,他已经有自己的一套了。全队一起练的时候,他带头做,效率特别高,每次都能多练一个项目!下午训练,他常常比其他人早到,自己先热身,投篮!”

宫鲁鸣微微一笑,也不回话,剥根香蕉,挟着训练笔记本上楼了。队员们要做完训练课后的恢复、放松,才能回房间洗澡吃饭。

5月28日至6月2日,中国男篮再次集结于此,完成出征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前最后一次封闭集训。

技术手段之外,他也观察洋帅们的个人风格、带队能力,“没觉得比我强哪儿去!”

“我们是要押上政治生命的”

1999年中国女篮在亚锦赛上一路惨败,连悉尼奥运会入场券都没有拿到。宫鲁鸣临危受命,不到两年时间就把队伍从历史最低谷拉回亚洲第一。

为国效力应该成为自愿吗

现在的队员朋友多,应酬多,领队不止一次跟队员们念叨,“管住嘴!实在要应酬,去个好点儿的地儿,今年奥运年反兴奋剂压力很大,克伦特罗就是瘦肉精!别图一时痛快跑去撸个串儿,查出兴奋剂,职业生涯就葬送了!”

“这儿死人了吗?这么沉闷!一个个给我精神点儿!”

茶盘边有几滴水,宫鲁鸣低着头细细擦干,“没有人想要做苦行僧!”

中国足协明文规定,俱乐部若无故强行阻止自己球员参加国字号队伍集训、比赛,在相关的国字号队伍集训、比赛期间,被阻止的球员不得参加该俱乐部的任何比赛。

晚饭之后,领队、科研组、外教陆续找他。工夫茶一口喝下去,就开始说事儿。

亚尼斯和技术助理一起商量第二天要给球员观看的比赛录像,“看委内瑞拉的,15分钟,你们挑一下!”宫鲁鸣教练这一句话,意味着技术组这个晚上又有得忙了,他们要精选素材,挑出委内瑞拉队代表性的战术配合,剪辑成15分钟短片。

15万一个月的主教练津贴他从来没拿到过,工资卡里每个月还是七千多块的死工资,而随着球员自由市场逐步放开,国内职业篮球运动员薪资一路上扬。他所统帅的这届国家队,“个个都是百万富翁”。